文丨春秋十二郎 来源:最人物(原文有删减)

捉弄老师这件事,人人都不陌生。相信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总隐藏着那么一两件与老师“交锋”的陈年往事。  

这种的心态几乎人人都有,但有的是“熊孩子”,有的则会被老师笑着拍拍脑袋赞声聪明。  

而谢天忆就是这样一个“小机灵鬼儿”。  

2004年,微机课在全国各中小学刚开设不久,在学校机房里,微机老师正对97版本Word的使用功能侃侃而谈。  

日后成为国内一线黑客的谢天忆,那年才14岁,但敲代码的本事已经比抄课文还溜了。  

故而,每当上机实操的机会降临时,他总会期盼自己能自由驰骋于Internet,拥抱最新的资讯,可老师讲台上的总控电脑总会把同学们的机器给锁屏。  

明明思维已经超越了课堂,但只能束手无策地面对锁屏的谢天忆,内心十分郁闷。  

他决定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老师进行一次“斗智斗勇”。他通过键盘调出了常见的“智能ABC”输入法,将被锁屏的电脑成功独立于系统之外。  

只是这点小伎俩,很快被巡弋的老师给察觉了。  

老师没生气,却对他键盘旁边摆着的那本《Pascal语言》凝视许久。  

下课后,他被老师喊住。后者问他:你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个计算机的课外培训班?  

多年后,当谢天忆接受「最人物」专访时,回忆起“少年时对他影响最深的人”,脱口而出的回答,便是那位在微机课上“慧眼识人”的王老师。

5岁编程,18岁保送,27岁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国”  

1990年,谢天忆出生于小桥流水、风景如画的苏州。  

烂漫的江南水乡丰富了他对世界的探索欲望。自小时候起,小谢同学就对世界的本源有着强烈的好奇。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要探寻世界的本质。虽然那会儿没有那么清晰的概念,但我确实对世界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而他的好奇心,爆发在了父亲买的那台“中华学习机”上。  

谢天忆学龄前,互联网尚未实现民用,高瞻远瞩的谢父买了个二代苹果电脑AppleII的“仿制版”,好让儿子提前感受信息化时代的到来。  

“中华学习机”在当时价格不菲,但流行程度却远不如后来风靡大江南北的“小霸王”。谢天忆为了探寻个中奥秘,开始自学代码和编程。  

“那时候我不知道编程,但我认得参考手册上的那些英文字母,我在学习机上一个一个键入字母,最后解锁了《超级马里奥》的游戏。”  

5岁编程,18岁保送,27岁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国”

但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吸引他的并不是最后的超级马里奥,而是解锁游戏时所使用的代码。当同龄人还在无忧无虑地玩游戏时,谢天忆已经学会了享受与代码交流的快感。  

从“中华学习机”到“小霸王”,再到小学五年级时家里添置的第一台电脑。他左手键盘右手教程,在敲代码的路上一路狂飙,越走越远。  

初中二年级,“锁屏事件”中的王老师推荐谢天忆去参加当时很冷门的一种新型“奥赛”——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这项竞赛,为他的黑客人生打开了第一扇门。  

从那时起,这位在代码方面天赋异禀的小孩,真正找到了适合他前进的路。从初中到高中,他在信息学奥赛里过关斩将,最后成功拿下“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的全国一等奖,并在高三的时候凭借这个奖,获得了上海交大的保送资格。  

从苏州到上海,直线距离84.7公里。那时的谢天忆还不知道,这段旅途,通向了他的“第二人生”。  

5岁编程,18岁保送,27岁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国”

在常人的印象里,黑客是一个相当神秘的群体。  

电影里的黑客们,都是网络世界里的“独行侠”。他们离群索居,一般躲在常人难以察觉到的角落里,仅凭一台笔记本电脑,就能攻陷一个国家的防火墙。更能潜入企业的安全系统、盗窃机密如探囊取物。  

而最酷的在于,他们似乎从不用鼠标。  

“鼠标还是会用的,没有哪个傻子会跟便捷的工具过不去,尤其是黑客。”谢天忆笑笑说。  

吃瓜群众对于黑客的刻板印象,谢天忆原本也有。  

他曾以为,黑客的世界里只有“独孤求败”,但加入0ops战队之后,他发现事情和他想象得并不一样。  

0ops是上海交大网络安全协会于2013年9月成立的CTF战队。2014年,正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的谢天忆成为队伍里的一员。很快,他便迎来了人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5岁编程,18岁保送,27岁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国”

CTF(CaptureTheFlag),中文一般翻译成“夺旗赛”,是各国网络安全技术人员进行技术竞技的一种比赛形式。  

简单点说,它和英雄联盟里的S级赛事一样,是黑客之间最常进行的一种竞技性比赛。某种程度上,它有点像是奥数竞赛和英雄联盟比赛的结合体,参赛队伍通过解题和攻防,最终以得分高低来分出胜负。  

谢天忆与CTF的首次触电,发生在2014年的研究生二年级期间。  

当时,加入0ops战队仅一周的他,恰逢中国国内第一场正式CTF赛事的举办。  

作为“菜鸟”,他和队友一起,投入到与国内各路顶级战队的厮杀之中。出人意料的是,这支刚成立不久的队伍,竟能一路克敌,顺利拿下预赛冠军,一直打到南京的决赛现场。  

那次CTF竞赛,0ops最终在决赛里惜败。但谢天忆在败绩前却产生出一种奇妙的归属感。  

“我并不喜欢失败,但我也没有多渴望成功,我更看重过程。CTF的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在此之前,无论是参加信息学竞赛,还是研究编程的技巧与攻略,他都是单打独斗,从未想象过那么多网络安全爱好者聚集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并肩作战的场景。  

如果把黑客之间的竞技比作一场游戏,那么谢天忆从加入0ops的那一刻起,就正式开启了他人生游戏中的“开挂之旅”。  

5岁编程,18岁保送,27岁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国”

从辅助到输出,从队员到队长,短短一年的时间,这只“菜鸟”脱胎换骨,逐渐蜕变成一只网络安全领域里的“老鹰”。  

从学校里的“怪才”到网络安全行业的新秀,一路支撑他走来的,无非是对互联网技术的热爱与追求。对于未来,他本没有过多打算。  

“一开始没想当‘黑客’,因为我担心这个身份会限制我的自由。把兴趣当职业,完全是因为机缘巧合。”  

毕业前夕,在宿舍里爬代码的谢天忆收到了0ops战队第一任队长发来的微信:  

“你有没有兴趣来KeenTeam(国内知名网络安全团队)实习?”  

面对队长伸出来的橄榄枝,谢天忆问道:“有什么好处吗?”  

队长秒回了他一句:  

“有啊,我拉你进来能得到一笔推荐费。”  

就这样,迈出校门后的谢天忆,旋即跳入了互联网安全行业的浪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