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阿部和广老师:日本编程教育现状

阿部和广,自1987年起,一直致力于面向对象的Smalltalk语言的研究与开发。自2001年起师从PC之父、面向对象之父、图灵奖得主艾伦·凯博士。近年来多次举办面向少儿的编程讲座,同时还参与了OLPC($100 laptop)计划。于2003年取得IPA的Super Creator认证。负责Squeak Etoys和Scratch的日语版工作。主编了《Squeak编程》等书。曾任网络大学客座教授,现为日本青山学院大学、津田塾大学的兼职讲师。阿部和广还是《Scratch少儿趣味编程》一书的作者,本书结合孩子们学习的语文、数学、科学、社会、音乐、体育等科目,手把手地教大家如何用Scratch设计程序(如设计一个自动写作文的程序)。

陶旭,曾作为软件工程师在北京和东京从事近十年技术工作,现为日语自由翻译人。曾出版学术文献翻译丛书,并在多个领域的国际会议及东日本大地震相关的CCTV-4直播新闻中负责同声传译工作。

备注:本文主要参考资料来源于图灵访谈(再访《Scratch少儿趣味编程》系列图书作者阿部和广、仓本大资),特约日语翻译:陶旭

Scratch是由麻省理工学院(MIT)设计开发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使用者可以不认识英文单词,也可以不会使用键盘。构成程序的命令和参数通过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实现。用鼠标拖动模块到程序编辑栏就可以了。

Scratch之父米切尔・瑞斯尼克

从创始人米切尔·瑞尼斯克(Mitchel Resnick)教授的角度讲,Scratch的创建是希望为人类拓展新的表达方式。编程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自由度的范畴又大了很多。传统自我表达的方式有各种形式,例如写作、绘画、演奏音乐等,现在我们还可以通过计算机、Scratch来实现以前无法实现的表达方式,诸如制作动画或创作故事、制作游戏等。也就是说,通过编程可以让电脑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其中也包括写作、绘画、演奏音乐,这是因为编程可以制作完成这些事情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通过编程可以将电脑从单纯的媒体(media)变为超媒体(meta-media)的原因所在。也正是这个过程,让受现实中物理条件的制约而无法实现的新表达方式成为可能,这也是其他工具所无法匹敌的。

为了和计算机实现对话,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也有必要学习编程。但这种背景催生出来的新的表达方式并不是由一个人来独自实现的,而是由大家共同完成并向前推进发展。在这个过程中,Scratch不单纯是一种语言,而是一种环境,除了计算机中的程序,还包括刚才讲到的社区、共享、协作以及爱好者的相互交流等,这些构成了Scratch的全貌。也就是说,Scratch并不完全等于“排列和组合模块来编程”这件事。Scratch非常丰富,制作出的游戏可以与市面上销售的高水平游戏相媲美,我们当然会为这样的作品点赞。另一方面,对于刚刚入门的只是让小猫动起来的初学作品来说,我也会用同样的热情点赞。这应该也可以说明Scratch具有很好的包容性。

日本编程教育现状

在日本现有公立学校的教学大纲都是按照日本文部科学省④发布的《学习指导要领》 来执行的。这个文件每十年修订一次,现在正处于2020年版修订的讨论阶段。虽然没有正式发布,但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要从小学开始设置编程课程。现在已经有些学校开始开展编程教育了,但绝大多数还没有开始这样的课程。实际上能授课的老师不足也是很大的障碍,少数资金比较雄厚的私立学校会专门采购相应设备和外聘授课老师,但大多数公立学校还做不到。虽然有些学校会开设兴趣班,但水平普遍较低,只停留在学习使用计算机的程度。一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也不愿意在这方面投资,而且现在智能手机的发展也使一些人认为计算机可有可无。

日本三鹰市中原小学中原八之助俱乐部

日本三鹰市中原小学中原八之助俱乐部

体验通过编程的形式让计算机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处理的过程,来培养孩子相应的逻辑思维能力的学习活动。

                                                                                 —日本小学学习指导要领草案 总则

从我们多年从事相关教育的经验来看,虽然现在很流行学习编程,但实际上真正参与进来的人还很少。我认为也许最理想的是为孩子准备相互自由学习的环境,而老师在这个过程中起助推作用(facilitate)的形式。日本的教育传统是由教师按照既定的教程统一教给孩子,改变这一现状是非常困难的。问题不仅在于教学技巧的训练,还关系到是否可以有效转变既有的思维定势(mindset)。课堂应当从教师主体转向以孩子为主体,教师的角色从单向传授的立场向为孩子们的想法和理解提供支援的协调员的转换。

目前常见的Scratch培训有三种形式,一种是像仓本老师的机构那样以民间志愿者的形式进行教学,还有就是一些相关企业在做的培训,另外就是一些公办机构,例如学校等组织的教学。中国可能也和日本差不多,现在社会上出现了学习编程的热潮,一些人为了便于就业而学习编程,所以一些企业做培训的目标大多是这种职业能力培训,基本上也是学了以后可以增加就业机会的宣传思路。对于这样的方向是好还是不好,我们认为还是需要再探讨。

阿部和广老师:日本编程教育现状

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在社会层面和经济层面取得成功的心情是非常正常的,但如果一味地以积累一些就业资本为目的进行学习,那也有可能反而会渐行渐远了。我见到过一些孩子,他们在学校的成绩很出色,但缺乏自己的思路,只会按照别人的指示来做事情。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今后所有人都会一些编程了,那也许仅仅这些就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力了,不知不觉间专业程序员的门槛就变高了也是有可能的。当然我们现在的努力并不是为了提高这个门槛,只是想让大家享受到其中的乐趣。其实最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发现自己学习的意义,而不是学会一门马上可以用得上的技术。通过编程和各种制作(making)的过程,可以让孩子们自然而然地意识到数学、自然科学及各个学科的重要性。进入这种状态以后,学习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