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Soroush,今年13岁,是Slik的创始人。Silk网站致力于帮助投资者找到最好的公司及其相关信息。你可以根据投融资信息、员工数、页面访问数等信息区检索、筛选、追踪到公司。我12岁时开始着手开发Slik,虽然过程不易,但如今我终于发布了Silk的测试版。

  岁就开始学习使用Scratch

  Soroush是位异常有才华的少年。这不仅体现在他能以如此泰然自若的语气,发送一封淡定到几近完美的公关pitch信,而且在整个会话中,你会完全忘记自己在跟一个刚迈入青春期的少年在讨论整个世界。

  以下是他对于Slik起源的解释:

  我过去热衷于投资股票。我的一位在金融街上班的叔叔跟我介绍了彭博终端机。这之后天真幼稚的我决定要借此有一番作为。于是我就用Scratch(译者注: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开发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开发了一个类似于彭博终端机的东西,但是显然这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彭博终端机的成本是数以千计的,搜索速度也是以毫秒为单位的。

  我投资过一阵子股票,感觉它的确蛮有趣的,但是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我发现创业才是在自己真正想做的。我意识到我可以利用彭博终端机做很多事情,我可以通过编程出有用的软件,更好地利用彭博终端机上提供的信息。

  然而,这位13岁的创业者也的确面临着那些比他年长的竞争对手不需面对的困难:

  Slik是一个非常依赖后台开发的创业项目,每个月我会投入数百美元用于项目开发。我过去其实是个对钱很着迷的人。我会把每年圣诞节和生日时得到的钱都藏起来,也会把我从股市上赚到的钱存起来,还会购买些黄金作为商品期货。

  但是这些积蓄在创建公司面前是不值一提的,无论是创建公司邮箱,建立CRM(译者注: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还是实现一个用户注册页面都是烧钱烧得极快的...为此,我还进行了‘亲朋好友’轮融资,但问题是如果我用他们的钱创业,公司就不会按照我的意愿发展。

  意料之中的是,他的父母——一位机器学习教授和一位数据科学家——都对他的项目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而Soroush从事技术开发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我从八岁就开始学习使用Scratch了。我用我每月的零花钱试着在Scratch上面开发游戏,并将游戏放在网站上面出售。但由于Scratch并不十分兼容,所以靠游戏赚钱的路子失败了。我很快就将目光转向了JavaScript和Python。

  关于他的校友们是如何看待他作为公司创始人的第二身份时,他是很乐观的:

  在我们大部分人看来,创业可不是件小事情。因为创业者很可能会改变世界,就像曾为创业公司的谷歌那样。但其实创业者是个很小的群体,我们学校的大部分人都创业并不感兴趣。

  他除了在试图改变我们对于初创公司的看法,Soroush也会做很多‘正常’的孩子会做的事情。比如他非常喜欢下国际象棋,也喜欢踢足球。

  正如你所想到的那样,数学是他在学校里最喜欢的科目,但却对科学、英语、法语、音乐不感兴趣。Soroush这个谦逊的少年,对于自己各科能力的描述是“不算好,但还算均衡”。

  那么对于大学他有何期待?他既然开始创业了,还会重走Peter Thiel(译者注:Peter Thiel也是年少成名,12岁时获得国际象棋天才称号,全美排名第七;最终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如今被成为硅谷的天使,投资界的思想家)的老路么,念大学最终会有利于他的公司么?他还不是很确定:

  我认为上不上大学取决于我现在做的事情和整个世界的变化,对吧?去读大学,基本上说会改变你。统计学已经证明,大学毕业生往往可以在职场上有更好的表现。

  现在有太多人都说‘大学是件愚蠢的事情,’但是我认为那是教育体系的错。一个理想的教育体系,人们会百分百的投入学习。尽管教育还不完美,但我仍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大学会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光。

  好在,Soroush很清楚他此刻需要做什么。他在滑铁卢时,深受企业家文化影响,这影响主要来自Kik的创始人Ted Livingston,同时也是Soroush的导师。在未来,他们应该会有很多的合作空间。

  来源: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