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atchJr

  在美国,一开始出现的是X一代,然后是千禧一代,现在如果你的孩子不到十岁,那么不必说,我们都知道他们该叫什么啦,那就是——触摸屏一代。

  这些孩子,从开始学习说话和走路开始,周围接触的科技文化就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而那些配置物理键盘的计算机,对他们来说是陈旧过时的,是属于他们父辈的。触摸屏一代体验计算机是简单直接的,他们与计算机交互完全通过屏幕,而不是通过中间介质,比如键盘,鼠标,或是触摸板。

  但是,触摸屏却产生了另外一种不一样的距离。触摸屏上无缝的交互,需要依赖于App的无缝包装,并为用户带来独一无二的体验。孩子们可以感受到直接的交互,但是他们却失去了另外一些东西,比如屏幕上的软件到底是如何运作,如何建立,还有它们是如何开发出来的。

  当笔者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必须要知道运用一些DOS命令来启动一个程序,浏览一个文件树,或是插入一张软盘,所有这些都曾提醒我,这台电脑不是一个神奇的入口,而是一台实实在在的机器。另一方面,与触摸屏互动的感觉又是如此自然,以至于有时都会忘记自己使用的设备和使用的App是人为开发的,而正是这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会让孩子们觉得触摸屏是一个“消费者”,而不是一个“创造者”,因此如果下一代想要接触科技的时候,触摸屏并不是一个好的起点。

  但是,一款全新的App可能会改变上述局面,让触摸屏一代的手指创造出更多生命力。这款App应用就是ScratchJr ,它也是Scratch编程语言的iPad的版本。这个工具是由麻省理工大学开发的,专门帮助孩子们进行编程。这款应用没有使用文本,而是采用了联锁的色彩模块,去模拟逻辑结构和传统的编程语言。Scratch的脚本语言允许用户直接与“sprties(小妖精)”进行交互,sprites是一个卡通形象的编程助手。 这个助手会向孩子们介绍如何编程,完全不需要解释复杂的编程语法,也无需检查bug,Scratch希望孩子们可以积极参与,享受编程的过程。

  20140804093305621

  ScratchJr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更加生动,更加吸引那些只知道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小孩子。“我们想要让孩子们不仅仅把平板电脑用作一个消费和浏览的工具,”Mitchel Resnick教授说道,他是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Lifelong Kindergarten的主管,他们和塔夫斯大学的研究人员,以及蒙特利尔的Playful Invention公司一起开发了这款应用。“这款工具可以让孩子们利用平板电脑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单纯的去玩儿。”

  核心概念

  ScratchJr不像Scratch那么复杂,后者既可以在独立App上使用,也可以在PC上当作一款独立的网页应用。但是正是由于不那么复杂,反而成了ScratchJr的一个卖点。Scratch的定位是在八岁以上的孩子,而ScratchJr的定位则是在五到七岁年龄阶段的孩子。ScratchJr上都是图示,这让六七岁的孩子们更加容易理解。该应用很少会使用iPad键盘,孩子们在iPad上开发的各种有趣的程序都是通过拖拽的方式,利用触摸屏接口来完成的。

  Resnick教授强调,虽然SratchJr非常精简,但是它还是保留了最基本的计算机概念,比如事件、序列、以及迭代,等等。这些核心概念是Scratch编程的关键,“这就像是我们在学习传统文学,学会阅读很重要,但是你也要学会如何去写,” Resnick说道。

  不仅仅是一个接受端

  我们前面几代人的阅读和写作能力普遍比较低,父母担心孩子们学习写代码主要是出于经济角度,我们知道拥有熟练编程技能的程序员可以选择很多高薪工作,加上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传奇故事,让编程变得更加吸引人。

  然而在现实中,有些家长并没有把ScratchJr看作是一款激发孩子编程兴趣的应用,他们更希望孩子能够学会编程,说不定这样能为以后上大学有帮助,这种拔苗助长的想法的确让人无奈。让孩子们学会编程并不是为了让他们在未来与机器人对抗,虽然很可能未来的机器人会导致很多人失业。

  如今的交互数字技术是孩子们必须要掌握的技能之一,对于触摸屏一代来说,越早学习这些技术,优势也就越大。他们需要知道,自己有能力把机器人拆开,也有能力把机器人组装起来;如果自己不喜欢某款App应用,那么干脆自己去编一个新的;他们甚至可以自己学习Java。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可以学习到编程的真正意义,这样当谈到技术的时候,他们就不仅仅是一个接受端了。